同时也要看到,知网的属性不仅是公司化运作的商业机构,“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知网同时也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一部分,在其创立、研发和发展过程中得到了政府以及学术界、教育界诸多公共资源的配合与支持。尽管目前看来知网的商业属性可能更浓重,据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的财报显示,2017年,知网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为61.23%,2018年上半年,知网实现营业收入5亿元,毛利率为58.83%.以某种“中介”面目出现的知网,在其超高的毛利率背后固然有初期搭建数据库的技术和资源投入,但也不能否认在学术期刊的版权市场上知网拥有相当的支配地位。据媒体公开报道,知网的涨价幅度每年都在10%以上,包括北京大学在内的国内多家高校都曾出现过停用知网又重启的情况,从中也可看出知网在知识版权方面的强势和议价能力。

正当外界都认为波导公司春风得意时,四人团队却十分焦虑。由于一直紧盯日韩和港台市场,徐立华等人清楚地看到在这些经济更为发达的地区,寻呼机市场正在手机压制下急剧萎缩。负责产品的隋波直接提出:“日本、香港及台湾的通信市场是我们国内通信市场未来发展的写照。”